這是拍攝的南非前總統曼德拉追悼大會現場。新華社 發10日中午,雨中,10萬名南非民眾與超過近百個國家的領導人一道,聚集在約翰內斯堡足球城體育場內,共同悼念已故南非前總統曼德拉。歌聲送別10日一早,約翰內斯堡便開始下雨,但這沒有阻止南非民眾緬懷、悼念曼德拉這名反種族隔離鬥士的熱情。早在體育場開門前幾小時就趕到的研究生馬特胡戈諾魯·毛特阿吉告訴美聯社記者:“如果不是他,我不可能有今天的生活。”36歲的諾馬·科瓦說:“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經歷,是歷史。我不想在家裡看電視。”對於不少南非民眾而言,足球城體育場記錄下曼德拉最後一次公開露面的身影。2010年7月11日,曼德拉坐在一輛電瓶車后座上,寒風中出席在這裡舉行的南非足球世界杯閉幕式。他一邊揮手,一邊微笑。10日,不少南非人手持“瓦瓦祖拉”,身披南非國旗來到體育場。悼念儀式開始前,人們歡呼,自發地唱起反種族隔離鬥爭時期的歌曲。一家投資企業老闆索麗沙·馬蒂瓦比說:“這是悲傷時刻,但我們南非人用歌聲與舞蹈來紀念它。”對於南非黑人而言,雨水象徵著吉祥。司機哈里·查巴拉拉說:“在我們的文化中,下雨是祝福……雨水象徵生命,對於今天這個場合而言,這是最好不過的天氣了。”世界緬懷當地時間中午12時融資,悼念儀式開始,在場民眾高唱南非國歌《上帝保佑非洲》。曼德拉的親人以及近百名國家元首和政府領導人在約翰內斯堡足球城體育場見證這一歷史時刻。當年與曼德拉一同被判入獄的安德魯·姆蘭蓋尼堡這樣評價曼德拉:“他觸及了我和數百萬南非人的心靈、靈魂與生命。”他說:“馬迪巴正在低頭看著我們。毫無疑問,當他看到這些被他深愛著的人們在紀念他的功績時,他會微笑。”馬迪巴是曼德拉的族名。在南非,曼德拉通常被親切地稱作馬迪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說,曼德拉“是我們最偉大的導師,他以身作則。為爭取自由、平等、民主與正義,他犧牲了太多……這座體育場可以容納成千上萬的人,但即便它像非洲大陸一樣大,也承載不了我們的悲傷。南非失去了一位英雄,一位父親。世界失去了一名摯友,和一位導師。”美國總統貝拉克·奧巴馬在悼詞中說,曼德拉是“歷史的巨人”,“他不是一尊雕像,而是有血有肉的人”。奧巴馬說,學生時代,曼德拉的事跡曾激勵他涉足政治。“我們看到,一生中,他通過鬥爭、堅持不懈與信念贏得了自己的歷史地位。”他呼籲人們繼承曼德拉的遺產,繼續反對不平等、貧窮與歧視。學會“寬容”1990年2月,遭囚禁27年後,71歲的曼德拉以勝利者的姿態走出監獄大門。正當外界擔心一場“復仇”不可避免時,曼德拉選擇用寬容與和解征服世界。在隨後舉行的南非首次不分種族的選舉中,曼德拉當選首任黑人總統。執政期間,他極力推行種族和解政策,提高黑人政治地位和生活水平,同時註意維護白人權利,保證他們安居樂業。這段歷史為不少南非民眾所銘記。54歲的醫療保險公司首席執行官羅恩·萊爾德告訴美聯社記者,他小時候,白人擁有“特權”,而曼德拉幫助白人擺脫了內疚的包袱,“他推行的和解讓白人也獲得解放。”10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追悼儀式上說:“他(曼德拉)又一次做到了……我們看到代表不同觀點的國家領導人,看到各行各業的人,都來到這裡,在一起。他再一次展示了寬容的能力——把人們聯繫到一起……這就是和平的真正含義。”根據南非政府安排,11日至13日,曼德拉的遺體將被臨時安放在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的聯邦大廈,並每天兩次乘靈車穿城而過。民眾可赴聯邦大廈弔唁,也可以在道路邊向靈車致哀。14日,曼德拉的遺體將被運到曼德拉的故鄉東開普省。15日,曼德拉所屬的騰布部落將為他舉行安葬儀式。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近百政要送別曼德拉)
創作者介紹

Hash

ta70tapgx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